位置:主页 > 企业文化 >
贝壳找房创始人左晖去世上市数月身价暴涨至千亿曾称珍惜家人
发布日期:2021-06-24 03:21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在人们互相表达我爱你的5月20日,贝壳找房贴出了灰色的讣告,创始人兼董事长左晖因疾病意外恶化去世。

  就在几天前,2021年新财富500富人榜上,他超过了恒大的许家印、碧桂园的杨惠妍等一众传统地产大亨,成为地产界的新首富,以2220亿的身价排在总榜单第8位,跟第七名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,差了不到100亿。但几天后新财富把左晖的财富更正为1180亿元,“并非行业新首富”。

  即便如此,一年前,左晖的身价还只有300亿,2020年8月纽交所为贝壳找房响起的钟声,让左晖的财富在几个月的时间里实现了数倍暴增。

  最新财报数据显示,2021年第一季度,贝壳找房营业收入为207亿元人民币,同比增长190.7%;净利润为10.59亿元,调整后净利润为15.02亿元。

  截至2021年2月28日,左晖持有公司38.8%的股权,投票权为81.1%。左晖去世消息传出后,贝壳找房盘前股价下跌超过10%。

  左晖的最后一条朋友圈,是2021年4月23日贝壳三周年时的公开信《相信价值观的力量、相信相信的力量!》,最后他说,“我们一起努力!”

  但从今天起,贝壳找房那些努力的背影里,再也找不到左晖,“最大的中介头子”放下他的事业和梦想,挥手而去。

  贝壳找房称,公司董事会将就公司治理和相关事宜做出适当安排,并在两周内适时发布公告。

  贝壳内部人员对媒体称,此前只是知道身体不好,“但不知道啥病”,后又有消息说,左晖所患的是肺癌。

  2015年,曾有段时间,当时还只是链家董事长的左晖被传生了重病,而且是要做手术的。

  随后的2017年,融创投资乐视的发布会上,孙宏斌谈到入股链家时提了一句,“大家都知道,老左在养身体,今年吃了四次饭,喝了四次酒都是跟我喝的。”

  但这样的传闻很快随着贝壳找房诞生、反贝壳联盟成立、贝壳上市、市值暴涨等消息的传出被淹没。

  无论是在各种公开场合演讲,还是面对媒体采访,左晖都没有露出“生病”的痕迹,人们只记得他打败了竞争者成了行业名副其实的“老大”;一个卖房的中介,市值一度相当于恒大、碧桂园的总和。

  今年4月央视《遇见大咖》还专门做了一期左晖的访谈,节目中,左晖回顾了一手创办的链家和贝壳找房一路走来的艰难历程。

  “走捷径很容易,但它是错的,一般情况下,对的事情都很难。有时候你搞不清楚什么是难而正确的事,那就去选最难的一条路”。

  主持人问,他曾经说过对于公司从不“焦虑”,真正让他“焦虑”的只有自己的孩子,“小朋友有什么可焦虑的?”

  他笑着说,“谁不为小朋友焦虑?都会为他们焦虑吧!”这时的他,身份恢复成一个普通的父亲。

  由于左晖父母都是搞科研的,经常不在家,初一那年,左晖就开始了住校生活,跟父母相处的时间并不多。

  “我很珍惜跟我们家两个宝贝在一块的时间,我有时候会跟老大说,你今年已经12岁,如果高中要出去读书,那你跟爸爸妈妈、弟弟在一起的时间就会很短暂。”左晖说。

  左晖在37岁结婚,之后有了一儿一女。很多年前,他曾说过,以后女儿写作文《我的爸爸》,可以写“爸爸是北京最大的中介头子”。

  中学时,他在电脑教室第一次接触到计算机。十几岁的左晖,第一次见到了AppleII。按照老师的指点,左晖在键盘上敲下一串程序后,黑白的屏幕上跳出了数字“7”。

  触网的场景一直跟随着左晖,也在他心中播下了一颗种子。1988年,左晖考上了北京化工学院(现北京化工大学),选的是喜欢的计算机专业。

  1992年,左晖毕业时,意外地被分配到了北京郊区的一家化工厂。过了三个月每天打杂且索然无味的生活后,左晖选择了离职。

  很快,左晖入职中关村一家软件公司,做的是客服,需要没日没夜地打电话,他一度出现幻听。三年后,左晖再次离职,改行在一家公司做销售,但他发现,自身内向低调的性格,很难在销售行业做出起色。

  1995年夏天,在职场碰壁的左晖约了大学好友去看足球赛,那场比赛是北京国安对阵广东宏远,三个年轻人看得热血沸腾。那一晚,迷茫的三个年轻人,似乎被点燃了。当时,卖保险很赚钱,三人各凑了5万,做起了财产保险代理。

  在那个遍地是黄金的90年代,左晖凭借踏实肯干、肯钻研的劲头,很快在保险市场开辟了自己的战场。效益最好的时候,公司一年营收做到500多万。到了2000年,保险市场发生一连串政策调整,左晖决定退出保险另寻市场,此时的他已经攒下了人生第一桶金。

  2000年,北京中介市场正如日中天,我爱我家就在这一年成立,而中大恒基已经深耕了几年。但那时的中介市场,还很江湖气,混乱不堪,体验极差。

  “既然服务这么差,干吗不自己做?”2000年8月,左晖开始了第一次尝试,与《北京晚报》合作,成立了北京链家房地产展览展示中心。房展会在军博举办,当天,人潮涌来时,场面一度失控。

  2001年,北京链家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成立,第一家门店“甜水园店”开业。这一年,左晖30岁。在后来的房产中介江湖中,左晖成了一个再也绕不开的“中介头子”。

  2005年,国务院出台“国八条”,楼市遇冷,大批中介公司关店裁员。左晖却反其道而行之,选择逆市扩张。年底,链家门店达到300家,左晖也在北京购买了自己人生的第一套房,结束了13年的北漂生涯。

  2008年,左晖再次发挥“逆市做多”的经营哲学。彼时,金融危机袭来,楼市不胜寒,包括中原地产、我爱我家等中介公司都采取保守战略,链家再次扩张,到2009年,已经成为北京最大的二手房中介品牌。

  年仅50岁的左晖因病辞世后,公司的讣告中,将他称为居住行业“一位始终在探索和创新的引领者”。

  从事中介行业20年来,左晖和他的链家面临很多争议,比如抬高房价,但在这之外,业内人士还是愿意将其称作“行业变革者”。

  左晖对中介行业的一大变革,在于在业内首推“真房源”计划。在信息平台扩张的那几年,假房源一直是行业如同毒瘤一般的存在。

  2008年,链家开始搭建“楼盘字典”真房源信息系统及ACN系统。左晖用最笨的方法——找人一栋楼一栋楼去数。

  积累了大量的楼盘数据后,2009年,左晖提出“真房源计划”,即真实存在、真实在售、线年,“真房源”计划在全国链家推行。

  2015年-2017年,链家直营门店数量自2014年末的1500家,发展到超过8000家,是我爱我家的三倍。

  2018年贝壳问世以前,搜房网、安居客、58同城、赶集网等信息平台几乎垄断了分类信息市场。2015年,姚劲波先后将安居客、赶集网纳入麾下,这几乎成了房产中介的噩梦。那几年,中介集体抵制信息平台端口费上涨的新闻屡见不鲜。

  贝壳出现后,直接改变了游戏规则。在向中介收费上,贝壳从成交后的佣金中抽成,而安居客上,成交与否都得交费。贝壳搭建的经纪人合作网络,也让经纪人以不同的角色参与到一笔笔交易中,按贡献率进行佣金分成,经纪行业似乎也变得更加规范了。

  创造价值的事情并不多,创造价值和能赚钱这个不是一个等号,真正创造价值的事情都难。”

  2020年8月,贝壳在美国上市,左晖也迎来了个人高光时刻。第一次敲钟的左晖难掩兴奋,笑容一直挂在脸上。www.hljb8.cn

感谢阅读,欢迎再来!